斯嘉丽再怀孕?这不代表我!黑寡妇拒被性感标签!

漫威(Marvel)以女性作主导、由斯嘉丽·约翰逊主演的英雄电影《黑寡妇》(Black Widow)终于在7月7日上映,有传指斯嘉丽·约翰逊再度怀孕,因而缺席首映礼。“黑寡妇”一演便十多年,斯嘉丽·约翰逊与角色的设计一起成长,不再是《钢铁侠》(钢铁侠)中的性感秘书,现实中也不再只是“性感尤物”,戏里戏外、爱情与事业上,同样担当自己的英雄。

《黑寡妇》(Black Widow)上映,十多年前后,“黑寡妇”到底有什么不同? 漫威影业制片部执行副总裁Victoria Alonso最近就在《TIME》中撰文,指回顾角色打造时,最不满是在《钢铁侠2》中男主角托尼·史塔克认识“黑寡妇”,是透过她内衣模特的照片,更开玩笑说:“我也想要一个”。Victoria Alonso反思道:“她不是一个东西-你想要便得到。但那多么现实,当你看到性感女人,认为她很美,然后就这样了,这个女人就没有其他用处了。”

因此,这次由“黑寡妇”担当主角,在剧情上有刻意处理这问题,有别于“复仇者系列”,“黑寡妇”不再只游走在男角间调情,而是为了自己而打拼,作自己人生的主角。戏外,而饰演“黑寡妇”的斯嘉丽·约翰逊也跟着角色一起“蜕变”,灵魂远比肉体更性感得多。

斯嘉丽·约翰逊在爱情上,同样以自己的方式“遗世独立”,与科林·乔斯特于去年低调结婚,由美国公益组织宣布喜讯,希望大众更关注这慈善团体,并邀请大家捐款协助组织的粮食计划。斯嘉丽·约翰逊与科林·乔斯特于2017年开始交往,不过二人其实早早于2006年便相识。

在往后数年,斯嘉丽·约翰逊先后跟“死侍”瑞安·雷诺兹结婚,两年后离婚;后来又跟法国记者Romain Dauriac结婚,3年后也是离婚收场,直到在2017年重遇科林·乔斯特。据外媒《ET》报道,科林·乔斯特指斯嘉丽·约翰逊对爱情一直宁缺毋滥,他们有很多相似之处,他更大赞与斯嘉丽·约翰逊一起很快乐:“我怎么会有投诉?我十分幸运。”

斯嘉丽·约翰逊8岁入行,12岁于1996年在电影《曼尼与洛》中饰演女主角,更获美国电影独立精神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,之后演出从未间断,20岁前而参与多部电影演出。

但由童星走到“公认的性感女神”,却是由2005年饰演由伍迪·艾伦执导《赛末点》(Match Point),她饰演一位风情的情妇,与男主角激情演出,后来又为杂志《Vanity Fair》全L拍摄封面,渐渐与“性感尤物”划上等号。直到2010年,斯嘉丽·约翰逊在《钢铁侠2》(Iron man 2)中饰演“黑寡妇”,一演便是十多年,强悍又性感的形象更为牢固。

斯嘉丽·约翰逊一直对“性感女神”这称号却不敢恭维,据《The Hollywood Reporter》的报道,她曾说:“当我还是二十多岁的少女时,年轻时我被打造成性感尤物,但那从未代表我。或许很多人都觉得没问题,但那从未代表我。只是行业内的某些人,把我打造成这模样。”

尽管演出不断,成绩不俗,《迷失东京》(Lost in Translation)、《戴珍珠耳环的少女》(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)、《给鲍比·朗的情歌》(A Love Song for Bobby Long)与《赛末点》(Match Point)让她获得四项金球奖提名,但她却十分迷茫,说:“要跳出天真女孩或其他女性的框架,那时对于我来说,真的很困难。”于是由那时开始,她便一直思量要在电影业中另找工作,更有满足感的工作,不然似乎是什么都做不到。

直到2010年,除了接拍“黑寡妇”一角,她也在百老汇舞台剧中首次演出,是阿瑟·米勒的《A View From the Bridge》(临桥望景),她形容这次演出对她而言绝对是“解放”,饰演一个孩子气地盲目相信爱情、却又努力争取独立、被自己亲人痴恋的少女,角色充满挑战,更让她夺得首个美国剧场界最高荣誉托尼奖(Tony Award)。

努力换来掌声,斯嘉丽·约翰逊亦凭《婚姻故事》(Marriage Story)与《乔乔的异想世界》(Jojo Rabbit)而问鼎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及最佳女配角奖,虽然空手而回,但两个角色都一改“黑寡妇”风格,无动作场面,不卖弄性感,但也让观众看到女性在性感以外,也总有别的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