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寡姐”斯嘉丽·约翰逊“我不想当性感女神我想做性格演员”

7月9日,已经改过三次上映档期的漫威大片《黑寡妇》终于在北美和迪士尼+同步上线了。这是“寡姐”斯嘉丽·约翰逊唯一一部个人电影,因为这个角色已经牺牲了,这部电影算是揭露过去的前传。

原本计划在去年5月上映的电影,因为疫情的原因档期一拖再拖,目前中国大陆还没有定档,但不妨碍漫威粉、寡姐粉对这部影片的翘首以盼。

前些天还在伦敦办了场首映式,但女主角“寡姐”斯嘉丽·约翰逊却缺席了这场首映式,因为她怀了二胎,而且预产期将近。即将到来的孩子是斯嘉丽和现任丈夫科林·约斯特的第一个孩子。寡姐和前夫罗曼·达瑞克还有一个女儿罗斯。

2010年《钢铁侠2》上映,让观众记住了由斯嘉丽·约翰逊饰演的“黑寡妇”娜塔莎·罗曼诺夫。她虽然没有超能力,但颜值双商都在线,身手不凡,当得了间谍打得了怪兽,从此之后,“黑寡妇”逐渐成为银幕上最为知名女性超级英雄之一。

斯嘉丽·约翰逊成就了黑寡妇的经典荧幕形象,这一角色也成就了斯嘉丽,她因这个角色在全球名声大噪,身价、地位更是水涨船高,曾连续两年成为全球收入最高的女演员。在《复仇者联盟4:终局之战》中,黑寡妇为了取得灵魂宝石,选择跳崖牺牲自己,让所有英雄们相当悲痛,虐心剧情也让影迷意难平。

于是就有了这部最后一位初代超级英雄的谢幕之作《黑寡妇》,对于漫威电影宇宙来讲,它是漫威人气最高女超级英雄黑寡妇的首部独立电影,同时它也是漫威电影宇宙第四阶段的首部电影,将为下一阶段的MCU埋下伏笔。

童星出道时可爱灵动,青春年少时清纯可人,如今举手投足间尽是万种风情,一颦一笑处时时摄人心魄,美艳耀眼的斯嘉丽·约翰逊被评为“当今最性感女性”,但“性感女神”并不是她的全部,正如斯嘉丽自己所说,“我不想当性感女神,我想做性格演员”。

1984年,斯嘉丽出生于美国纽约一户中产阶级家庭,父亲是来自丹麦的建筑师,母亲则是一名犹太裔制作人,祖父是导演兼编剧,虽然不算是演艺世家,但多多少少和娱乐圈有点渊源。

斯嘉丽在3岁那年就知道自己喜欢表演,也热衷于去展示,家人也都对此表示支持,“我非常外向,喜欢成年人的世界,喜欢成为焦点,喜欢去表现。以前我经常给家人表演小节目,不幸的是,那些黑历史现在还留着——我爸爸用讨厌的摄像机都录了下来。”

当别的女孩还在拿着洋娃娃扮演过家家,五六岁的她已经认定了自己的梦想,并对着镜子开始练哭戏,也就是学习演员所需要的控制情绪。长到八九岁时,斯嘉丽就经常和母亲穿梭在纽约各个试镜片场。有一次她因试镜失败在地铁上痛哭,母亲劝她换个别的来做,毕竟她还是个孩子,斯嘉丽斩钉截铁地说:“不,我喜欢表演。”

念念不忘必有回响,斯嘉丽刻苦训练,不断试镜,她开始被一些广告商关注到,然而她对那些广告短片的拍摄很快就厌倦,因为她想当的是能在影视剧露脸的演员而不是广告童星。九岁这年,斯嘉丽演了她生平第一部电影《浪子保镖》,第一次进入电影拍摄现场,她凭直觉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天赋之强让人叹为观止。

早熟的斯嘉丽并不是那种娇憨可爱的甜姐儿,身上总有一种生人勿近的距离感,你很难想象一个十岁出头的少女,怎么把苍凉和好奇同时融进眼睛里。她在电影《马语者》中,扮演因车祸失去一条腿的女孩“格蕾丝”,她忧郁孤僻,心事重重,却有明媚的双眸和丰富的内心。

斯嘉丽将女孩的叛逆、不服输、有自己想法的个性,演绎得淋漓尽致。凭借超越年龄的演技,斯嘉丽获得了多项“希望之星”头衔,让人印象深刻。《马语者》导演曾这样评价斯嘉丽:“这是一位有着30岁表现的13岁少女”。

斯嘉丽·约翰逊在演戏这件事上极具天赋,无论是科恩兄弟的犯罪电影《缺席的人》中具少女的纯真和成性的魅惑的“琴声少女”贝蒂,还是《迷失东京》里被丈夫忽略的年轻美丽的迷茫夏洛特,还是《戴珍珠耳环的少女》中出身贫寒却具有极高艺术天赋的葛丽叶,不到20岁的斯嘉丽演绎出了不同年龄阶段女性的感性。

斯嘉丽也是著名导演伍迪·艾伦的灵感缪斯,她在《赛末点》、《独家新闻》和《午夜巴塞罗那》将斯嘉丽打造成为了文艺性感女神。

如果说之前的文艺片中那些孤独的女性更多是斯嘉丽的“本我”演出,那么伍迪·艾伦镜头下的那些性感尤物让斯嘉丽完全褪去少年懵懂,表演更层次分明。

伍迪·艾伦曾说:“斯嘉丽在灵魂深处有玛丽莲·梦露式的性感,那是一种丰腴的美感,艳光四射,难以逼视,诱人犯罪。不过她一直都比玛丽莲·梦露会演戏。”但斯嘉丽并不这样认为,她回应说:“我觉得我和玛丽莲·梦露没有特别大的关系,除了丰满。”

尽管全世界都因为斯嘉丽性感的外表倾倒,她自己显然不屑于做一个只用脸蛋和身材说话的女演员。而从性感女神到英雄,需要一部超级英雄电影——《钢铁侠2》

当时斯嘉丽并非黑寡妇的首选,最初剧组定的女演员是艾米莉·布朗特,但斯嘉丽却做了充分的准备和大量的功课,并且主动要求视镜。为此,她早早就把头发染成红色,并开始做各种体术训练,提前把自己“打造”成了动作演员。

斯嘉丽之所以对这个角色如此热爱,是因为在她看来“黑寡妇是位不折不扣的幸存者”,在她的身上集合的是女性智慧、力量与美丽。而且“女性超级英雄一般都太弱了,但是黑寡妇非常帅气能干,我很喜欢这一点。”

不过媒体这边传来的声音就不那么友好了,“斯嘉丽·约翰逊演黑寡妇,用不着干什么,美就够了”,在超级英雄的世界里,也要男人负责拯救世界,女人负责貌美如花。但斯嘉丽却并不这么认为,黑寡妇娜塔莎虽是凡人之躯,却凭借雄狮般的意志和干脆利落的身手,凝聚着所有超级英雄。

为了演好角色,斯嘉丽私下做着和男人们一样强度的力量和射击训练。拍摄《复仇者联盟2》时,已经怀有身孕的斯嘉丽依然坚持运动健身、格斗训练,导演乔斯·韦登说她:“片子里最不像女人的一位”,并着重表扬了她为塑造角色的付出:“她把她自己整个扔进了这部戏里。”

从2010年的《钢铁侠2》到今年的单人电影《黑寡妇》,斯嘉丽在漫威宇宙做了十年“寡姐”,同时她也出演了很多让人印象深刻的动作电影角色,比如《超体》里的露西,真人版《攻壳机动队》里的少佐等。

不但在电影中杀伐果决,现实里斯嘉丽也有着侠女一般的耿直性情。在采访中,记者问斯嘉丽时,问她是如何保持身材驾驭黑寡妇战服的,戏服里穿得下内衣吗?斯嘉丽立刻开怼:“你已经是第五个这样问我的人了,什么情况啊?什么时候可以随便问别人内衣的问题了?这问题合适吗?就像问别人穿了什么内裤一样!”

斯嘉丽一步步成为好莱坞收入最高的女明星,同时也是美国影史总票房明星Top 10榜单中最年轻的入围者。当记者问她感受时,她反问记者:“为什么自己是Top 10中唯一的女演员?”

斯嘉丽关注慈善,也为女性权利平等发声。在她看来,明星既然拥有更多的关注度,就应该用它来为发声。她加入了“英雄基金会”,支持身患癌症的女性战胜病魔,同时还参与了为儿童提供食物救助的项目。

她以自己的实际举动对男权的挑战和反抗:女人不再是男人窥视和评价的玩物,她们只是她自己。女性,也可以是超级英雄!

斯嘉丽曾在活动上发表演讲,呼吁大家不要去迎合他人,学会做自己,相信自己。站在男人身后是个太过时的概念了,为什么不站在他前面或者旁边?她始终关注,也在试图改变,这样的女性,让人如何能不爱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